who you are is not enough

忙/内省/进化/浮沉不定/

keep the past in mind and carry on

浮起来又沉下去

想法来源于文珍的一本书名《我们夜里在美术馆谈恋爱》

看起来很空其实画了有点儿久

给亲爱的CC love ya


浮上来又沉下去


今夏生日快乐呀爱你


大家好我已升华。

YUI:

【點圖系列】鄰家的刀審

by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超帥氣又美的女審////////沒正式畫過一期呢希望沒畫得很奇怪XD

无题。

感谢老婆喂我粮




柳回来时,放在桌子上让刀剑们填写的购物清单已经满满当当。密密麻麻的文字字体不一,有的娟秀有的狂放,有的歪歪扭扭基本看不出是什么字——也不知是哪个细心的人在这些天书旁边都配上注解文字,好让她辨明。

 

总觉得自己这一趟普通的返乡,突然间在这纸条上被赋予了极其重大的使命。这种强烈的使命感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拿起纸条时,没来由地觉得薄薄的纸片有千钧重。

 

也不知道能不能一次性购置齐全这些杂乱的东西。

 

因此,才需要一个人同去。

 

而那个人,自从进了他自己的房间,已经有一个小时没出来。

 

柳小心地折叠购物清单放入风衣口袋,踩着为了逛街而特意选择的舒适的高跟鞋,走向一期一振的房间,一路上遇到他十几个弟弟。在他们的欢声笑语中,看着那扇近在咫尺的房门,她不由得想到前几天为某位尊贵的皇室御物量身裁衣的事。虽然进门她就说明了来意,可叫他乖乖脱衣服的时候还是着实被他戏弄了一番,还以为裁缝给模特量身时害羞的是模特,结果红了脸的竟是她这个裁缝。

 

总觉得有些不甘心。

 

他还没有换好吗?

 

敲了敲门。

 

“一期,你好了吗?我准备出发了。”

 

“让你久等了。”

 

里面的人温文尔雅地应了一声,便拉开了门。

 

那一瞬间的感觉真是奇妙。并非华丽而引起的震惊,反而是一种属于人类之间的亲切,令人的心灵震颤。换上了她选的现世常服的一期一振,看上去与普通的美貌青年人无异。并非驰骋于战场,搓出令人过目难忘的刀装还面色不改的皇室御物,而是看上去会去上学,会去工作,会为各种事情而小小烦恼的、普通的人类。

 

与自己别无二致,享有生死的人类。

 

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这而感到震惊,甚至动摇。

 

柳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但觉得不能再比之前更丢脸。于是支着下巴退后两步,上上下下观察起了一期一振。

 

“我的品位是不会出错的,相信我,一期一振。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方方回现世了。”     

她微微一笑,满意地点头。

 

一期一振也笑了起来,但这笑容与她不同,别有深意。

 

“打算带我到你现世的房间去吗?弟弟们需要的东西一直拎在手里不太现实。”

 

柳还沉浸在方才的动摇中,不,每一次看他的样子,都会动摇一次。这个模样算是脆弱的一种?或许只是在他面前想放松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也让他明白她的想法。

 

“绘里。”

 

一声温柔低声的呼唤回她的心思。

 

“嗯,当然,会带你去参观一下我家。”柳捋了捋头发,嘴角弯起了一个恰当的弧度,似撩非撩。她浑身上下,再一次抖擞精神,散发出那由内而外的气场,像在告诉别人、也告诉自己,方才的感情,无论是悲伤还是落寞,高兴还是欣喜,都并非能真正撼摇她意志的大事。

 

一期一振执起她戴着手套的手,低头轻轻一吻。

 

“那么此行就由我全程护送,不会让你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在自己面前低头的男子柔和且强势的话音一滞,又抬起头来,从下至上凝视着她的眼睛。他即使居于这种地势低的位置,那眼神中的威压和魄力却是分毫不减。

 

“造访你房间的时候除外,绘里。”

 

柳眯起了眼睛。

 

莫名地,就想要还击。

 

她反手脱离被他握住的姿势,转而弯曲食指挑起他的下巴。“那么,让我见识一下你能做到什么程度,一期一振。”

 

她微笑着,不再纠缠于自己内心那一时的动摇,而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注入与他对视的眼神中。

 

无论一期一振是怎样的一期一振,他都是独独属于她一人的,唯一的存在。

 

无论他是人、是刀、亦或是神,是否享有生死,是否与她同存这短暂的世间,他们两人之间的羁绊,都不会因此都改变。

 

这并非是一种逃避啊。

 

一期一振又笑了。他站起身来,俯视着柳。那笑容灿烂得如同夏日枝头落下的阳光,变成金灿灿的蜜糖,沁进他眼瞳深处。

 

“那么,出发吧。”

 

 


天啊啊啊啊抱着菌儿啃太帅了安定啊😭😭😭

菌菌菌菌菌:

点图第一发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王子点的安定~

虽说原话是要配合【杀了你哟小猫咪= =然而并不会画打斗场景OTL

咸鱼如我连颜色都不会上了= =唯一满意的只有头 我选择狗带

 

断章 01 一期一振x审神者

觉得自己一个月都回不了地面让我带着板子飞吧,谢谢帕帕把兔柳写的那么美味!如果有任意门能穿越过来大概会看到我拿个盘子接口水,傻笑着走来走去。爱你!!!期待后续!(狠狠啾几口)

月亮很大像个饼:

-----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 


 


 


她微低着头,打理得柔软精致的发垂下肩头,笔杆在手中旋转,头顶的一盏灯光将那笔的影子与她的影子一同,压印在她面前雪白的纸张上。




“本想让她为我衔回橄榄枝,却居然为那芳香所累,流连忘返,忘记蓝天的广袤。”




一只手,从她身后掠过她的肩伸至她身前,手指微曲,以一种流畅的动作捞过她手中的笔,另一只绕过她肩头的手旋开笔盖。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优美的骨骼线条一如他窸窣写下的意大利文,优美典雅,笔锋却暗含坚实锐利的棱角。




镀金的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在布谷鸟报时的那一刻戛然而止于笔盖扣上的轻响,那两只手停止了工作,却不离开,反而就此手臂一圈,将她的后脑轻轻推至他的胸前。




“可爱的鸟儿离巢,还没有找到。”




一期一振将脸虚虚贴在柳绘里的发上,泰然自若地说道。她靠在他身上望着眼前的白纸黑字,上面简洁的概括详述他这句话的一切前因后果。酒馆,咖啡厅,插足此事的那个声名显赫的家族独子。




她按了按他的手,他放开她,走到一旁的衣架上为她取下外套。她的高跟鞋在空旷的房间内敲击地面,美丽的面容垂眸将手指穿入黑色的手套。




“二十个人。”他微微笑着,“看来他们的怒气褪了大半。作为丧家的流浪者,能有这样的气节,也令人敬佩。”




“气节是其次,失了底子才是他们低头的关键。更何况,”她顿了顿,眼中盛着些笑意望他,“即便像上次刚刚被一锅端时,盛怒地带着百人来找我们的叛徒先生时那样再一次寻衅滋事,也没有用。




羞耻之心,人皆有之。”




她说这话时透出几分愉悦。一期一振轻轻哼笑,不置可否。的确,要想这些群龙无首的人自己懂得分寸是有一定困难的。而十天前的那一次事件,他只是适当的,教给他们分寸。




她听到一首歌谣在窗外响起,悠扬的曲调在黑夜中游荡。




黑暗,光明;是非颠倒,黑白错乱。




她微微勾了勾嘴角,打开了门。迎面而来的是容貌俏丽的少年和穿着白袍的药师,见一期一振和她出来,笑着挥手。“他们已经签了和平条约啦。”




在进入这里之前,每个人都要签和平条约。不动用武器,不提出战斗。




她点头示意,走在前面,一期一振在走过弟弟身边时放缓了脚步。




乱,注意整洁。




他低低地叮嘱,取出一枚领带夹递出。他的弟弟奇怪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才惊奇地“诶呀”出声,笑着接过长兄的馈赠别上,遮住领带上一点殷红的污渍。




“能见到你们一面很不容易。”




坐在桌对面穿着风衣的中年男子沉沉地说,那嗓子因灌下了烈酒而嘶哑。她十指扣拢置于桌上,嫣红的唇抿成一道淡淡的弧度,金色的眼睛看不出波澜。




“我以为我们的对话,在上一次已经谈完了。”




“上一次?”对方半是掩饰,半是讽刺地说,“我不认为上一次那叫谈判。”




一期一振与那男子的眼神对上,露出了标准的笑容,那男子却一下子就将目光窃窃收回转而投向柳的脸上。一期一振标准的笑容渐退。柳感到他的手抚上了她的椅背。




他兴许有些燥。




“如果你们能及时清理门户,我们也不会被人暗算。无论如何我们都是长期的合作伙伴,你就打算这样见死不救吗?”他的声音越说越大声,愤愤地瞪着柳沉静的面容。




“在你们被找到的那一刻,我们的合作关系就结束了。我们两者的交易记录清零,各收其成,各损其利。”柳端起摆在桌上的酒杯,摇晃了一下。那男子皱紧眉头怒目而视的模样在摇曳的酒液中模糊扭曲,微微晃动。




“监察厅那帮家伙不知道磕了什么药,特别是那个带头的,没日没夜要和我们纠缠到底,现在我都自身难保!”




“那么作为我们长期的合作伙伴,我想你应该记得一些事情。四条规则。”她抿了一口红酒,放下酒杯,玻璃与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她将下巴支在手背上,微微倾身越过桌面上前,白皙的脸上一双眼眸透出骨子里烙印的冷清与血脉中流动的热烈。




“没有感情。


没有理由。


没有条件。”




“——没有,”一期一振搂住她的肩膀,代替她,说出最后一句话。他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盯着中年男子,带着满身满眼的寒凉,露出春风拂面般的笑。




“超过五分钟的,和平条约。”




在进入这里之前,每个人都要签和平条约。不动用武器,不提出战斗。




只是他忘记,那张羊皮纸上,没有时限。




男子看到暗处,有十几处泛出金色冷光,他辨认出,那些都是一模一样的家徽。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 




悠扬的童声咏唱,给黑夜的赞歌。


 


 


进入房间。




她闭着眼睛凝思的片刻,脑海里闪过许多事情。回过神来时,眼睛反而更加酸痛起来。柳摸了摸抽屉拉开,手在里面翻找一番,摸出一瓶眼药水来。还没来得及旋开盖子,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便覆盖住了她的。




那手套很凉,她却感到他肌肤传来阵阵的暖。




“抬头。”




她遵从这温和的声音抬起头睁大眼睛,他带着些笑意俯视她的样子在一阵干涩之后化为了湿润的模糊,她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次由我自己来做。”




“像上次那样,用双倍的时间,消耗双倍的眼药水——吗?”




黑暗中,脸被人的手指轻轻抚摸,嘴唇和脸颊传来滚烫而柔软的触感。




“唯独滴眼药水这件事你时常做不好。”




他附在她耳边低低地呢喃着,讲恋人的低低耳语。




“这是……”




“没什么不好。”




一期一振捧住她的脸,亲吻她闭上的眼睛。柳被他轻柔的动作弄得有些脸红,想伸手去推他的手,却反被他按住了手腕。她轻轻叹了口气,任他在黑暗中加倍地挑衅。




额头,眼睛,嘴唇,锁骨,后颈,腰际。从一开始的皮肤痒痒的,到后来的麻,而后炽热,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当注意到他不打算挪位子,而是直接在椅子上原地开场的时候,多少有些奢侈的苦恼。


 


 


在那家酒吧歇业之前,那家咖啡厅的灯就像那家酒吧一样,夜夜地亮着。




“已经很晚了。”




柳开口说这句话时,那个蹲着喂猫的女店员愣了一下,摆好了盛猫粮的碟子,才缓缓起身回头看她。




“……是的,已经很晚了。我也快要下班了。”她公式化地露出一个笑容,回答道。




柳看着她,微微眯了眯眼。




“这样寂静的深夜,一个人在外很危险。有那样不通情达理的老板,真为你感到不平。”




女店员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柳高挑窈窕的身影在路灯的光下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她直直地望着女店员,下巴微抬,指了指店内,朝她缓缓走了过去。




“不请我进去用一杯咖啡吗?”她的金眸沉淀着月色和灯色,糅合在一同,于黑夜中熠熠生辉。




女店员这次没有停顿,径直走向店门,为她拉开:“请进,客人。”




她的声音不轻不响。




柳的目光流转一番,停住了脚步。




“除我之外,看来你有客人要招待呢。”柳止住脚步,双手抱臂,“月色很好。这样的夜晚,或许更适合帕丁尼。”




“对面的酒吧通宵营业,今天,也没有熄灯。”






 


“可爱的鸟儿离巢,今日也未归。”一期一振从身后搂住她,气息拂过她的脖颈,她的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微微侧头,便与他的脸无限地贴近。“在意大利找到了橄榄枝的线人。”




“掐断它。”她说。




一期一振侧目。




“或是不掐断它。”她竟又补充上一句。




“嗯?”他的脸搁在她的肩头。




“即便失去了树枝,鸟儿也不会再回笼了。”她伸手抚摸他的发丝。“放她飞走吧。”




“那么你呢,绘里。”




他低声地哼笑,抱紧了她纤细的腰。












“你如何飞走?”


 


 


 


 ---------


 @Glacial Rosette玫瑰刀锋  


对不起salix(土下座   最终我打算写成01 02 03的形式 不走整篇而是零碎穿插的形式 没有质所以想以量取胜了 (虽然量也…


如果觉得OOC请千万不要介意地跟我说!我很乐意进一步了解柳妹!!如果觉得不满意也请跟我说!!( 对自己的文力泪流满面


 



小小的謝禮,請笑納w

曇妹烹的兔柳好吃啊啊啊~我已💥💥💥(捧脸傻笑)非常感谢!(一把抱住)

安曇:

如題,寫給 @Glacial Rosette 太太的肉文,主角是她家的柳妹和振總


靈感來自http://azumi0905.lofter.com/post/1d676c7a_9ee43c2的圖一




以下有幾點要事先說明:


1.極短篇,含轉生梗及學PARO,帶苦味的肉


2.第一次燉肉,火候不足還請多包涵


3.背景設定模糊,如果有疑惑的話可以留言,24小時專人為您服務




走這裡: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447801


P.S. 吃了以後若是上吐下瀉歡迎私信或留言索取賠償金




再次感謝Rosette太太,以及願意閱讀注意事項的你!

月光海

刚好饭点到了,谢谢款待(合十),今夏炖的兔柳非常哦一西,全程脑内循环德彪西的《月光》与Yanni的《until the last moment》,抱住今夏转圈,今天要失眠(捧脸傻笑.Gif)

今夏:


 一期一振 x 創作女審神者。成人指定。


刀審已結為夫妻、度蜜月的背景設定。


@salix_plantoginea 家振總與柳妹的照燒兔柳。沒想到第一次燉了鍋純肉竟是給一期哥的。不過自己是個鍋邊素型的寫手,一旦試著開葷可說是各種捉襟見肘,所以也不用太期待 (苦笑)


圖片大小有 1m 左右,使用手機請注意流量。





/(・x・)\  點我吃兔柳!











【刀剑乱舞】Enjoy the love

感谢风花! 柳妹真是,真是,男友力爆表啊哈哈 ,上街撩妹get ready

玖-风花:

*女审神者×一期一振


*送给 @salix_plantoginea 的明信片回礼


*现世约会,配合此曲食用更佳:Wedding March Part.2~The Bridal Chorus From The Opera Lohengrin~


*婶婶是salix家的柳绘里,男友力十足!


 


 




黑夜是属于狂欢的盛典。


 


霓虹灯们亮起的光晕交织成暧昧惑人的无形大网,让无数的男男女女们仿若飞蛾扑向这致命的甜腻火光,甘愿沉沦为其奉献自己的全部。


夜晚里的大街小巷飘着悦耳的歌儿,随处可见一对对小情侣们手拉手胳膊挽胳膊的说起那甜言蜜语,逗的女孩儿们开怀笑着。


 


晚秋的风儿已经带上些许寒意,虽然有些冷,但柳绘里还是觉得出门时挑的这修身得体的手工套装值得,女为悦己,美丽冻人又算什么!


再说,平日忙于公务终于挤出点时间来现世约会一定要好好玩才对。


嗯,先去洋式餐厅用餐,再去逛逛商场小店,最后去已经订好的维罗纳主题酒店来尽情享受一番!


Perfect!


柳绘里点点头,给自己事先制定好的安排点了个赞。


 


 


街道上除了腻乎在一起的成双成对,还有三五成群结伴出来玩的女孩子们或者男孩子们。


“哇,你看你看,那位蓝发帅哥真的好帅!”


“嗯嗯,俊美的外面,贵族般的气质,好像从童话书里走出的王子真人版~~”


“是啊,是啊!第一次看到这么棒的诶!”


“走走走,咱们靠近一下悄悄观察观察!”


在任审神者期间,五感得到充分提升的柳绘里能够非常容易的听出现在有女孩子在花痴她的老公。


优秀的伴侣获得别人的认可顾然很好,但这种时候就要适时的反击一下了呢。


柳绘里左手撩了一下刘海,朝女孩子们的方向优雅的扭头露出得体的微笑,慢慢举起与一期一振十指相扣的右手挥了挥。


即使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能清楚的看到两只紧紧相握的手的无名指上都带着款式相同的戒指,好像在烨烨发光,见证着两人美好的爱情。


女孩子们只是礼貌的回以略微僵硬的笑脸,继而往其他地方玩耍去了。


 


 


“绘里,完全不用这么做啊。”目睹全过程的一期一振哭笑不得的看着妻子恶作剧般的宣布主权后露出满意的笑脸,无奈的摇摇头,“我早已从身到心都完整属于你了。任何人将不会再入我眼。”


俊美男子说话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望着他认定的爱人,足以令人溺死在这汪深情的海洋。


 


“欸,这还不够哦~”柳绘里举起相握的两手,将一期一振的修长摸起来有些粗糙的大掌送往唇边深深烙下一吻,“我可是恨不得向这里的所有人都告之你是属于我的。永远、仅仅属于我。”


优雅的女士向一生的爱人做出虔诚的宣誓,就像一位骑士为自己需要保护的公主,立下最重要的誓言,终其一生为其拼搏厮杀。


“……”一期一振脸上少有的羞红脸,耳朵根也泛着红晕,好一阵子才举起右手握拳放在嘴边,“咳咳,好吧,我……我知道的……咱们快走吧。”


 


柳绘里做了个带着属于小孩子偷偷藏起来的精致甜点时露出的狡黠鬼脸,快步往前,“嘛,马上就快到第一个约会地点喽…加…阿嚏!”


小风一吹,最终怕冷的身体还是没能抵挡住寒气,绘里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啧,怎么审神者当了那么久,身体还是那样啊。


 


“唉,果然还是着凉了吧。”


一期一振用右手扯下临出门时绘里为他亲手系上的酒红色围巾,细心的单手给妻子系好:“早就说了,你怕冷,出门多穿点,暖暖和和的对你身体好。”


“我那是不想被其他姑娘们比下去!”绘里稍微松下系的过紧的围巾,出声抗议,“作为永远的21岁,也是要继续追求美丽的步伐啊!”


“是是是。”一期一振附和着点点头,两人紧握的双手更加的贴合,“绘里穿什么都好看,只要你喜欢,我都支持。”


“嗯哼,准了。”


 


 


寒风虽然还会不时吹来,但内心的火热却不会被熄灭。


洋式餐厅里响起着美妙的演奏,两人倚靠在包间的丝绒沙发上,双手仍然交握,桌子摆着的烛台上的火光伴随乐曲摇曳。


“Enjoy~ourselves!”


盛着葡萄酒的玻璃杯轻轻相碰,现在是属于他们两人的时间。


无人可以打扰。


:)



和hero @HERO|工口|饮霜汤 做的婶的问卷。不过这个叫友情问卷真的好吗哈哈哈

歲鬼太帅,衣服的设计简直喜❤以后也多多互撩不互动哦^^